今晚谁与你做爱 第三章

性爱技巧 admin 暂无评论


“威强?……”馨妮听了,冷然如寒冰侵骨,整个人立即回想到自家的司机,这司机不但年轻、而且身子又壮实,再加上一双男人味十足的眼睛,还有他一副十分天真的微笑一一浮现在她脑子里。因此,在这些空闲时刻、空虚度生的日子里,在她脑中就根深蒂固地停留在威强的英气脸庞以及他身上每一个动作的粗浅印象。

“你没有发觉,他每次开车子载我们出去!他的那双眼睛么?”馨芬偷笑了一下,随即悄悄地在姐姐的耳边诉说:“好像那天他载我们到市中去逛街的时候,在车子里发生的东西,我已看到一清二楚!你明知他从倒后镜偷瞄你的小腿,你不但没有躲开他的目视,而且还特地张开一点让他看个够。姐姐,你果然是个风骚的女人哦!”

馨妮听了依然睁大眼,惊惶地呆在原地。

“我注意到他还盯住你看,好像着了迷一样。嘻嘻。”馨芬斜眼看到自己姐姐只是盯着呆看,顿时咧嘴一笑,继续淡淡地说。

“妹妹!哪有这一回事!他……他只是个司机罢了!”馨妮脸一红,心中一时着急的对她解析说。

“司机又怎样?年轻力壮!可不像你那阳萎的老公!”馨芬嫣然一笑说:“你要老公的金钱,更要年青人的精力。你不妨放胆上马去吧,可能他早已对你有意,女追男,隔层纱!”

“啪!”就在这时,馨妮突然推开了自己的妹妹,整个人不顾一切,转眼就向馨芬的脸上打了一个响亮亮的耳光。

“你侮辱够了么?!我说没有这么一回事就没有这么一回事!现在我严重警告你一声,如果你再说出这样的话,或者让你姐夫知道这回事,我就不理你是否我亲生妹妹,我发誓一定会蹒你出去,让你永远不得回来这儿住,也立刻停止你手头上全部的零用钱!你明白我的话了么?”馨妮两眼闪出冷酷、命令的光芒。

两个眼珠更是要喷火似的。

此刻,馨芬被自己姐姐突如其来的变化震呆了,一手掌只能轻抚着自己一张被打到半边红腾腾的脸庞,眼睛里的泪珠不经意的在打滚着,一时不知道是否应该开口说话。

“你是不是耳聋了呀?我在问你一个问题,你究竟听到了么!”馨妮似乎因为没有得到答案而生气,顿时又开口向自己妹妹急问。

“听到了!我听到了!你从来都不打我半次,这次却如此大力打人家的脸!

我真的恨死你了!”馨芬一边流下了泪水,一边憎恨的向自己姐姐哭诉。

就在这时,馨妮一看到自己妹妹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心里也开始觉得有点内疚起来了,毕竟自己从小不曾出手打过她半次,有时候最多也是出口痛骂她几句而已。

“唉!都是妈妈一直宠坏了你,搞到你现在目中无人,轻重倒置,甚至说话都不懂得分轻重。”馨妮口里叹息了一下,并向前轻声说:“姐姐也是要你做个好人罢了。来,让姐姐看看你脸上的掌印怎么样了?”

“不用你那么好心肠!”馨芬擦了擦沾湿在眼睫毛上的泪珠,顿时转着身,轻咬着自己的桃唇,并摆出一副咬牙切齿般的表情,大声喝着说:“你不给我零用钱就罢!我自有办法!我明天就亲自去问姐夫拿,姐夫他那么好人,一定会没条件给我的,说不定还比你给得多呢!我现在就回房去睡个好觉!”

半响,当馨妮仍然站在客厅原处,亲眼目睹到自己妹妹一身气累的身影即将要转身离去的时候,怎知一下子却回过身来,并对着自己阴险地一笑:“姐姐,我一定会帮你保守这件事的,姐夫一定不会知道你和威强之间的秘密。”

馨妮望住自己的妹妹,虽然她整个人的样子看来像似一个情窦初开、不曾受过什么风浪的小丫头,不过从她刚才那种阴险的口吻来看,她突然觉得自己妹妹好像变成了一个深谋远虑、为了达到心目中的目的而会不择手段的坏女人。

就在一片沉静又无声的时刻里,馨妮越想就越感到心寒,心底真的有点儿担心起来了。她不禁的担心自己一个悬离的身世真的会不经意的给正在楼上卧室内熟睡的老公察觉了后,会对她自己的幸福日子带来不妙的后果。除此之外,更令她担忧十分的是自己的老公会不会因此而对她大动干戈,到时候她们俩夫妇在这两年努力耕耘回来的婚姻园地,以及欣欣向荣的幸福花朵会刹时毁灭于空间,这教馨妮也心底害怕,继续定睛的看着自己的妹妹一具曲线若隐若现、以薄纱睡袍掩身的背影消失于眼前……

*** *** *** ***

整个晚上没怎么闭眼入睡的馨妮,终于在一个未完全天亮的早晨苏醒过来了。

“现在才早上八点钟?”馨妮一手擦了擦晨曦初开的眼睛,抬头瞧了瞧直挂在客房内的一个大笨钟,顿时叹着憾气:“我究竟怎么了?平时都不曾这么早起床的,昨晚我又发了同一个梦……”

其实她自己也知道在她一个空虚又死寂的内心世界里,无时无刻都会幻想着一些不知所谓的事情来。比方说,有时在家中看到电视台播映着一些颇有亲热片段的影片,自己竟然会在不知不觉之间联想到片段中的女主角变成她自己,而片段中的英气男主角却成为了她身边的老公,归根到底也都是自己的老公功业繁忙,一时就要跑到外国的分校大学去公干开会,一时就要留在大学里做那些什么研究,什么终年计划等等的,在她老公的眼中,事业简直就是在他的命根子,而在他的事业上就因此没完没了。

曾几何时、曾经沧海,除了在晚间就寝的时候,她自己是否真正有花时间陪在她老公一起,就算是不做东西,单单留在家中静视对方都无所谓。不过,这一个那么简单的问题,连她自己也不大清楚,甚至也想不起来了。真可悲!

同一方面,也正因此,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平日在家中蛮空闲又自由自在的一个人往往就如此被忽略到,所以才导致她在生命里好像缺少了一股精神上的寄托一样。

有时候,她自己会无意中想到如果真的要让她在老公关怀备至的心和无数的金钱之间做个选择,她自己是百分之百、绝不后悔作出取舍,因为她宁愿取舍身边的金钱,而换来老公对她无微不至的爱情与关怀,心甘情愿作她身边的终生守护者,尽管她老公的那一方面有多么的不济事。

就算自己的老公突然间变成一个鹤发鸡皮、耳聋眼花、满面皱纹、背脊偻伛,口腔散发出异味的丑男人,她也不会因此而对他翻起任何变心的行为,只要他躯壳内的灵魂是真心真意的对待她、用心爱护她、每时每刻都陪着她,那她今生今世就无怨无悔了。由此至终,在她心底深处的童话世界真的是有青蛙王子和灰姑娘的存在,即使她自己的老公真的变成了一个在生活上碌碌无为、在事业上不思进取的窝囊男人都无所谓,因为在她心目中真正的婚姻定义就是真爱永恒,而不是凭金钱或物质就可以随意衡量的。

就在这时,一道像似她妹妹:馨芬的声音突然在门外响起。

“姐姐,快点开门让我进来呀。”

“这个麻烦妹妹又怎么了?这么早就开始来烦我。”馨妮顿时回过神,心里不禁开始埋怨着,并一边带着晃荡的脚步,一边往门子的门锁步去。

“你又想怎样?今天没课上吗?”馨妮的眼前一亮,便沉声的喝说:“咦?

你手里拿着这些衣服在干吗?”

馨芬手上紧拿着一套粉红色的衣服,却一言不发的直走进入客房里。

“你究竟是不是当我透明的?我刚才在跟你说话啊。”馨妮真的对自己妹妹的态度感到有点生气了,顿时忍不住心里的怒火,开口向她喝了一声。

同一时候,馨芬依然一身穿着薄纱睡袍,一句不发的站在馨妮身旁。她一个人独自对着客房内的一块大镜子,这块镜子并不是什么小玩儿,而是一幅价值非凡,并且可以看到全身的一块古董大镜子。此刻,馨芬一边拿起手上的那套低胸衣服,一边欣赏着这件性感的衣服所带来的诱人美感。霍然间,她突然抬头对姐姐一笑。

“姐姐,你觉得如果我穿上这件衣服可以吸引到别人的目光吗?”

“你……你究竟想干什么?”馨妮定睛的看着她,心里也不知不觉感到自己妹妹确实是一名不可多得的长腿美少女,不过却不知怎地只能结结巴巴地回了她一句。

“我想干什么?你不用担心什么,这件如此性感的衣服不是给我穿的,而是你。”

“我……干嘛要穿这种衣服?我又没说今天要到哪里去……”馨妮一听到她如此说后,心头忽然一沉,并口颤颤的说道。

“昨晚我已说过了,我自有办法让你的问题完全解决。”馨芬淡淡一笑,目光炯炯的瞧了馨妮一眼,轻声说。

“黄太太,黄太太!”就在这时,威强在叩客房的房门,边在外面叫:“黄太太,你是不是叫我?”

“他来了!姐夫已上班去了,是我特地说你吩咐他一早载你出外逛街用餐的。”

馨芬对自己姐姐眨了一眨眼,一边往房门的方向走去,一边微笑着说。

“你不要这样子……我还是穿着睡袍的呀!你别开门……”馨妮浑身震动,突然向前扑去,并伸出手捏着她的手臂,仿佛要阻止她把客房的门子打开一样。

馨芬不顾自己姐姐的震颤,整个人赶紧步到房门边,一手紧急地把房门给打开了!

映入她们俩眼眸的一刻,站在房门外的确是她们自家司机:威强,而他穿了一件牛仔裤,上面是一件窄窄的T恤衫。这件上衣十分紧,宛如把他一具原本就非常坚硬的胸膛包紧在里面,而他两块诱人无疑的胸肌显然突出。

馨妮在门前督威强一眼,一张十二分英俊的脸庞,一双眉毛英挺而充满着男性魅力。

她又注视到威强下面的牛仔裤,也是包紧的,把他的下体紧紧束住。两胯之中,竟然堆起了一大堆!

馨妮心中一荡!一时被眼前的画面看得她两眼睁大,樱唇微开,自己体内的温气仿佛时快时慢地从那道樱唇呼出来,甚至连她一颗心脏也“扑哧!扑哧!”

似的狂飙起来。

馨妮心里不禁想到威强一定有什么天武的大阴茎!如此雄伟的体积!

“陈小姐说你找我,有什么吩咐吗?黄太太。”威强见到房内站了两具既白皙肌肤又诱惑十足,两位绚丽多姿的睡袍尤物,一时感到脑海昏花,整个人像似脸红心跳的立在门边,呆呆地不敢进来,两个眼珠只懂得低下目光,并轻轻地说道:“是黄太太要用车么?”

“对,我们要到市中的微风广场大街去。”馨芬伸出娇手按在馨妮的手臂,立时转头往门外,语气妩媚地说:“你立即去备车,我们再多一刻就可以了。”

“是。”威强也没察觉到什么,转身就从客房门外走了。

不到一刻,馨芬就回过头来,一双圆大的眼珠显然水当当,跟馨妮急说:“姐姐,你有没有见到他呀?他身材又好,两条腿,又结实得很,还有…………”

馨妮一面听着自己妹妹不断在她面前说出威强的称赞,一面傻眼似的渐渐感到心中浪荡,仿佛一波接一波的巨浪不停在她的心灵上击打狂敲。同一时候,她也深知自己脑子里的幻想,一旦回到现实世界上并不代表什么真实的立场,因为在这现实的世界,她非常清楚了解到自己总不能为了一丝的情欲满足而不顾一切抛开身为一名人妻的尊严与矜持,因此她绝不能做出一些违反到人生道德的事情来的!也不能做出伤害到自己老公的东西!

半响,她终于摆脱了脑海里的性幻想,整个心里的思绪终于清醒回来了!她不断对自己狂喝说:“陈馨妮!你已经贵为黄太太了!你不能再继续胡思乱想!

你是非常爱于你老公的,一辈子也只有他可以有资格在你心中徘徊!”

“姐姐,你还是快点换上这套衣服吧。”馨芬催足:“一会儿,我叫他开车到微风广场,然后你们就放我下车,我独自一个人逛街去。在微风广场的附近不是有一座清秀的树林么?听说那儿满布着花花绿绿的树木花朵,而且甚少人会到那里去的………”

“你跟我闭嘴!刚才他几乎已看完了我身体上每一个地方!你叫我以后如何面对他呀?”馨妮浑身仍然震动着,突然恼羞地喊着说。

“那又怎样?”馨芬淡淡一说:“姐姐……所谓牛不喝水就不会低头,那天在车子里发生的事情,加上你心里想着什么,不用我说明也知道,上天会知道,地俯鬼魂会知道,不过我就不担保姐夫他会不会知道……”

“你……你是不是在威胁我?!”馨妮惊呆了半响,浑身思绪愣了一下,便冲动地咆声道:“我是不会怕你的,你有胆就说给姐夫听吧!最多就和你两败俱伤了!我立刻停止掉你手头上的金钱,然后还和你办退学……”

“那好呀!我们就等着瞧吧!是你自己心中有亏罢了。”此刻,馨芬所发出来的口吻带有一点挑战的成分。

“你……你……你这个没良心的妹妹!”馨妮被激怒到似乎要呕血似的,不禁在馨芬面前咳了几声干嗽,沉思了良久,便支支吾吾地回了一句:“仅此一次,下不为例。不过……我只当作陪你到外面一转罢了,绝不是你那个肮脏头脑所想到的东西。”

“成功了!”馨芬一脸兴奋无比的笑了出来:“我早已为你制造机会了!其他的,你就自己来吧,要发生的就算躲也躲不开,女追男隔层纱嘛!现在我就教你如何穿上这件性感的衣服。”

此时此刻,馨妮羞怯地瞪着自己的妹妹,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些什么似的,只能像口哑一样,一具又死沉沉,既没有任何一丝生气的身躯呆呆地站在她面前。

另类小说 武侠古典 性爱技巧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人妻交换
情色笑话 都市激情 女生言情
龙腾小说 少女漫画 图文资讯
18H小说 成{}人贴图 性趣套图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