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关生涯 第四章

性爱技巧 admin 暂无评论


不知过去多久她才如梦初醒地睁开了眼睛,她用肋支起了身子凝视着我的脸,脉脉含情地用手搔动我的头发,然后从我的头发、额门、鼻梁、嘴唇、下腭开始,自上而下亲了又亲,吻了又吻。床上雪白的被单黏黏的、皱巴巴的,忱头套也湿漉漉让人不适,其实我们两人的身上也没干透,一绺头发贴附在她的额头上,后面的乱蓬蓬像是一堆乱草。杂乱无章地披在她白里泛青的肩膀上,因为是湿了的缘由,那头发就如了一束一束微细的黑色钢丝,岿然静默在半空的灯光里。她的脸色依然地白皙和细润,可那细润白皙里,和她的肩头一样泛着淡淡的青色。

她就那么在我身上疯吻狂舔,舌尖和红唇忙个不停。从没让一个女人如此热烈地抚慰,我浑然忘却了自己的使命,倒像是双方的位置颠倒了一样。

像是有意无意,她那兔子一样的一对乳房老是在我的脸前晃荡着,白得如撒了一层的粉末似的,从那散发的肌肤的香味,浓烈得如刚刚挤出的奶香。

那乳头如妖魅灼红的眼睛朝我眨动,我伸出舌尖舔弄着,它却促迷藏似的逃离了,我不得不伸手捉住了它,是那么地松软粉团簇锦似的。

当我像饥饿的孩子在她的双乳上轮流吮吸的时候,她仰起头,垂着眼,眉头皱起,身子急切的左右摆动,好像一条受魔笛制住了的眼镜蛇,不由自主地在痛苦的舞动着,舞得要解体了一般,我肆意地吮吸着、吞噬着、撩拨着,仿佛在那儿,我的嘴唇要长期驻扎,生根发芽,直到她的双手,在我的身上有所提醒,我才不情愿地恋恋离开,依依不舍。

她手把握着我那又勃起了的东西,整个身子如跨上马鞍一样骑上我的身上,很容易地就把那东西吞纳了进去,随即她便十分忘形的自己舞动起来,她的身子忽起忽落,腰肢柔软地扭摆着,臀部快活地颠簸着。终于把自个折腾累了,大口地喘息着,鼻子呼呼地粗重如牛,像一袋面粉似的把身子半扔在我的身上。

我不知她什么时候离开,我睁开眼时,房间里好像恢复了原貌,床上看着也没怎么混乱不堪,我的衣物折叠得有棱有角放在椅子上。从卫生间撒了泡尿归来时,发现床底下飞落的纸张,拿到手里,却是一张出口服装的报关清单,我回忆起昨晚我刚进来时,她倚在床上看文件的样子,也许就是在那个时候丢落的。我对英文一知半解,但对英文的印刷体却毕恭毕敬,它不同于红头文件、公章之类我可以置若罔闻,我清楚外国佬向来苛刻,要是耽误了,不定一笔生意就这样泡汤了。穿上衣服的时候,我发现裤袋里有一沓钞票,拿出来一数整整十张百元大钞,想必是她偷偷放进我的裤袋里的,这笔钱对我无异是不小的收入,有如雪中送炭一样。

这人还是不错的,但我竟连她的名字也不知道,更别说电话或取系地址,该怎么归回她遗落的东西,我拨打了冬子的手机,关着了,这个时候他是肯定还没起床,而且身边一定不乏女人。从酒店出来,街道上已开始热闹起来了,清晨的阳光照耀着忙碌的人们,昨晚的倦意挥之不去,上班的人多有眼袋。眼见离张燕的公寓不远,我看只好求助她了。揿响了门呤,隔了好久才见她睡眼松松地开了门,还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发问:“你怎么来了。”

显然她不打算让我进去,我在铁门外高高地亮出一束鲜花,她这才将外面的铁门开了,我跟在她的后边,在客厅里,我发现本来摆放着的花瓶已插上了一簇怒放的玫瑰。她神色有些慌张地把卧室的门关上,我发现门口的鞋柜里有一双男人的鞋子,我把我带的花束随便地扔放到桌上。

“这么早就来,不是来要劳务费吧。”

她冷漠地说,显然冬子已告诉了她昨晚我的所为。不是,我把那报关单的事向她说了,并把口袋里那千元也如实地说了出来。“那是她另外给你的小费,至于昨晚的报酬我会按月给你的。”

她在沙发上挪了挪身子,那领子很低,能见到一抹雪白的酥胸,继续地说:“早几天她就要单独约你,我没同意,没想到她卖通了冬子。”

她泠漠的样子我已习已为常,就像是在会所她的办公室里那样。我自己倒了杯水喝了,努力地平静下来:“我想尽快地挣到钱。”

“你既然进了这个圈子,你就应知道意味着什么?不过,应该弄清楚这是你自己想干的。”

她喋喋不休地说:“本来我是要对你表姐负责的,把你领了出来,干了这一行,我无法面对你的表姐。”

对于她这种既当婊子,又要立贞节牌坊的伎俩我已是领教过了,我让她给数落得有些心烦了。

“当然,我是自愿的,跟你没关系。”

我说,至于吗?也不见得就是跳进了火坑,这样的机会我不想错过,尘埃落定了就是安稳。这个城市里满地都有是钱,满街都是有钱人,这里的钱就像是废纸,赚钱好比用拉圾铲子直接往街头上铲一样容易。

至于像我这样的人,心底无时无刻地渴望着出人头地,在没有勋章的年代,我年轻的胸襟迫切地需要挂满铜钱来装点。我不知我的无名火从何而起,显然她也想尽快结束这场无聊的谈话,飞快地撕下一张便笺写着,递给我说:“你按这地址送去,找不到就打她这电话。”

我接过纸条便头也不回地离开。外面的阳光越来越强烈了,晒到身上火辣辣的,不一会便汗流浃背。从城市的腹部乘搭地铁,一会便到了郊区,那是一片新的开发区,城市正慢慢地侵略过来,又通来了一条大道,这条大道势将会四面八方地开去,挤开那狭窄的村落,不久汹涌的车流和人群将会汹涌而来。

按照地址很容易就找到了昨晚那女人的公司,出乎我意抖的是原来竟是那么大的一片厂区,很有名的晚礼服生产基地。正是上班的时间,厂区静悄悄的,偶有大小车辆进出。保安很有礼貌地问我:“做什么事?”

我说我要找叶小茹,他有些不大相信,我把便笺拿了出来,深怕张燕那鸡爪似的字写少了或写多了,他还是一脸警惕地反复地盘问我:“你从那里来的?怎么来的?”

我十分肯定地说:“就是叶小茹。”

还给他出示了那张便笺上面的电话号码。

拨通了他们的内线电话,他说:“有人要找叶总。”

那边应道:“现在没空,叶总正主持会议。”

我慌忙把那报关的单子递给他,说我是送这重要东西来的。

他又向电话那头再三说明,那边这才应许。然后,他又让我登记又要别着来访客人的胸牌,这才指着正面一幢大搂说:“就在五楼。”

我朝他点头致谢,我的笑脸里有一种对同行的亲切,尽管他的服式比我的简单,但毕竟我也是干着和他一样的职责。

厂区的布局错落有致又幽深绵远,一幢幢线条简扑而庞大的建筑,让一块块严格的几何图形的花圃分开,显出一派恢宏与大气。五搂的会议室却是玻璃幕墙,里外的人一目了然,我懵然的出现显然使她惊讶,她就在会议桌的正中央,一脸的端庄与严肃,与昨天夜里那风情的小妇人判若两样。

她急急地离开了了座位,起身时把跟前的一叠文件带倒到了地上,她走过来的步伐有些失措,像是有人拿了鞭子抽赶着她似的。

她把我领到了她的办公室,还把门紧紧地关闭了,然后气急败坏地连声说:“你怎找到这里来,你要干什么?”

“你遗落了东西,我不知是不是很重要,给你送来。”

我申辩着说。她在办公桌后面来回踱着步,然后做出了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架势来,说:“你不能来这里的,我可是付了钱,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瓜葛了的。”

“我知道,你放心,我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她的话已让我听出了弦外之音,我狠狠地将那报关单朝桌上一拍,转身便要离开。“你等等。”

她叫住了我,从抽屉里又拿出一沓钱出来:“我再给你,今后你可不能再来找我。”

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她的办公室,我简直无地自容,本来一腔热情地却让她像喝斥瘪三一样地把撵出来,我像是做贼被人发现了一般,怆惶地离开了她的工厂。

想想那时我真够脆弱,神经敏感得像蚌一样轻轻一触便闭合上了。正如张燕所说的那样,那时我的状态根本不适合踏进这一行,还不具备挣大钱做头牌的能力,听着就像娱乐圈里要隆重推出一个歌星一样。仅有的就是我有着一双忧郁的眼睛和一副年轻的身坯,那眼睛如梦如幻,足以引起像叶小茹那种女人心底的母爱,像她这一类的女人,几年前男人为之奋斗创造的一切,已黯然失色,没有了一丝吸引力。且不论那些说不清道不尽的围城之苦,最致命的是她们体内淤积过剩井喷一般的灼烫炽情,她们需要一条渲泄的渠道。张燕的会所正好给她们提供了这样的机会,否则她们不知如何打发所剩不多的青春?

“其实你是做什么的我很清楚,包括以前的那个冬子。张燕手下的男人都是一路货色。”

陈丽霞对我说,换做两年前,对她的这番话,我会一头撞到墙上落荒而逃,但我现在连脸也没红。两年的时间足可以改变一个人,沧海变桑田、旧貌换新颜,这城市又增加了几条高架桥,又有多少摩天大厦拨地而起,我也留着一头随风而飞的长发。我就等待在她的校门口,然后,装着不期而遇的样子。正是放学的时间,倾斜的夕阳被两旁的建筑遮蔽了,街上一团光亮一团阴影,好像是魔术师在地上画出无数的方格。身边人流如织、熙熙攘攘,放学的学生,接孩子的家长堆满了人行道。

“这么说来,你享受过了我们会所的服务?”

我说,为了不造成不必要的堆塞,我们只好随着簇拥的人流并排行走,她穿着短袖的套装,该是穿裙子的季节偏就穿着长裤,我不禁感慨万千,人家到底就是有素质有教养的人,言谈举止自有另种风韵,那是一般人所没有的。“张燕早就送我金卡,但我很少去,影响不好。”

她淡淡地说。走着走着人流就稀疏了,她站住了脚步说:“好了,我不跟你费口舌了,我还有事。”

“我刚好闲得无聊,你这是去那锻炼身体啊。”

我见她挎着运动包问:“让我来猜,你是上健身房。”

“一语中的,你怎猜出来的。”

她有些惊讶,我故作平淡地说:“你的身材受过严格的形体训练。”

“这也能看得出?”

她兴高采烈地,美滋滋地说。“别人可能看不出,我是体院如假包换的毕业生。”

我说,接着趁热打铁地:“不如让我来指导一下,我不比你的健身教练差那去的。”

“她也不是专业的。”

她说得没底气似的,我说:“那就更应该让我指导指导了。”

乘着她还在犹豫不决,我接过她肩上的挎包。“走吧。”

挽起她的臂膊就走,她朝马路的对面一指:“走那边的。”

横过了马路,在一幢并不起眼的楼里,有一个健身房。里面的设备简陋、器械残旧,通风也不好,一踏进里面,四处便充斥着汗味、烟味,人身上的狐臭味、还有女人的香水气味。“你就自便了。”

她说着,便拎着包子奔更衣室去。中间的一块空地上,铺着红色的地毯,地毯有些地方经过多次的磨耗发白,好几处还让老鼠咬出洞来。

十多个女人在一女教练的口令中,正活蹦乱跳地甩腿扭腰送胯耸肩做起了健美操,对面是一面墙壁的镜子。

不一会,她便从更衣室里出来,长发用一根发卡松松绾住,蓝白相间的健身服包里下的身子丘壑峻峭摇摇欲坠,她迅速地融汇进了也是穿着袒胸露腹的那群女子的队列中,长手长脚下地跳跃着,像一只笨重的狗熊在偷摘棒子,左腋下夹了一个、右腋下又夹一个,一而再、再而三没完没了地重复着一个动作。我的出现就带上了迷人性感的格调,足以引起那些跟她差不多年龄的女人兴致,她们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竭力将自己的身子扭得如蛇一样。

我斜依一架健身器,欣长而优美的姿势透着一股松驰和淡漠,我的手中玩弄着一瓶矿泉水,而紧抿着的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显得挑挞而自信。逮住了短暂的休息时间,她到了我的跟前,并从我手中接过矿泉水咕咚咕咚地一顿猛喝,她赤裸的背脊粘着汗珠,在灯下面一闪一闪地折射着很多晶莹的光芒。

“怎么样,跳得好吗?”

她用白色的毛巾擦着汗,尽量地和我挨得近些,脸上有种愚蠢的得意。“不怎样。”

我不屑地哼了一声,对于她的这些小伎俩我已了如指掌,一个女人和一大群女人,她的心理肯定有了微妙的变化,何况周围又是一大群像残花将败而回光返照地美艳般的同类。

“那你说该怎么练,你可说好了,特意来指导我的。”

她心满意足地把毛巾扔给我,我一边微笑着倾听,一边比划着动作跟她商榷商榷,还不时地附以身体局部亲妮的接触,我觉得她就是在做给周围的女人看的。她们的教练拍着巴掌又把她召了回去,她在队列里,微仰着头,轻摆着腰,一径是那么不慌不忙地起舞着;女人的虚荣像赘生物一样总是从感情生活最薄弱的一环滋生出来,不能轻易摘除,它时常在某个地方某种场合发作。

为了配合她那点可怜的虚荣心,在她再次回到我跟前的时候,我把手搭到了她的肩膀上,并用毛巾试擦了她丰腴的臂膊,对于我这充满挑逗的举止她并不反对,表情却颇有些紧张。

她的脸上湿淋淋的,汗珠恋恋不舍地从她白皙的脸上淌落,有一颗流渗到了她的脖项,再慢慢往她高耸的胸部,我得寸进尺地用毛巾的一角在那里按压,她慌乱地挪开了身子,并回头四顾。周围的其他人逐渐地散去,像是剧场的帷幕慢慢地降落,嘈杂地响起了观众翻弄座椅的声音。

她脸上的表情也逐渐冷漠了起来,甚至眼里有过一些叽讽的神色。

“干嘛不到我们会所练瑜珈。”

张燕总是花尽心思地在吸引女人这方面显示出创造力和生气,我说:“而且环境绝对比这儿好。”

“为了逃避像你这样的男人。”

她恶意地在我眼前晃动食指,妩媚的笑着。我伸手抓住了她的食指:“我又不会吃了你。”

然后,讪讪地收起了我所有的表情。

另类小说 武侠古典 性爱技巧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人妻交换
情色笑话 都市激情 女生言情
龙腾小说 少女漫画 图文资讯
18H小说 成{}人贴图 性趣套图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