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关生涯 第五章

性爱技巧 admin 暂无评论


酒店位于这个城市里最为繁华的路段,品字形的建筑在寸土寸金的城市里自有说不出的奢侈,散发着毫不张扬的优越感。天鹅会所就在副楼,占去了品字中的一个口。跟别的娱乐场所不一样,天鹅会所的服务员一律都是男性的,而且长相不差身材不矮。

下午三点我才会起床,打了一个长长的如鱼般的哈欠,午后的阳光照得窗外亮晃晃地刺目,我全身放松心情愉快地吹着口哨,在卫生间哗哗地冲涮着身体。

然后用浴巾里住身体,在屋里来回走动,电热锅里正煮着牛奶,我要把半长的头发修饰好,脸上要涂抹些香蜜。简单地吃了几片面包,老赵又把我的摩丝弄得没踪影,现在我觉得跟他同处一室是场灾难,他总是有意无意地把我晾晒着衣服弄落到地上或是故意在我的床上弄湿点什么。

现在我野心勃勃精力旺盛,这个城市就像一块散发着芳香的蛋糕,等待我分上一羹。会所门口空荡荡的,一缕阳光从梧桐树的叶隙酒落,而穿上站在私人会所闲人止步牌子边的老赵,看起来更加萎偻,那制服显然过于肥大,就像披上一件不断散发着霉味的袍子,沉浸在没完没了的哀叹中,他的心碎了、脸青了,每天怒气冲冲地在大门口,诅咒着张燕还有我。

推开玻璃门进去,便有一股冰冷的气流迎面而来,说不出的清爽惬意。这个时候并没有客人,从悬空的楼梯上了二楼,冬子独自高高的坐在一张高脚凳子上,倚着吧台喝着黑啤。他穿得简单而时髦,头发用发胶打理过,额前一片略略地飞扬。后边是一面原木的货架,林林总总地陈列着各式名酒,见我进去,朝我扬了扬手中的啤酒,我抱拳谢了他。一角的沙发上,张燕正唠叨不休地数落着叫阿杰的。阿杰正奋力征服着盘子里的一块牛排,看着也是刚起床,还没吃午饭,我们都是夜的使者。对于她一连串密不透风的话似听非听一脸漠然。“你怎能得罪客人,我可告诉你,来这里的都是我们的上帝,没有你选择的余地,别忘了你是做什么的,如若你觉得钱赚够了多了,你可以跟我说,我毫不眨眼的,你可以走人。”

她的黑发披在苍白的脸上,像是住在幽幽深宫层层幔帘后的女王,手里操纵着错综复杂的关系网所编织起来的无上权力。

“怎回事?”

我挨的冬子,他笑着说:“那个邹董,你还记得吧,昨晚让阿杰放了鸽子。这付狗皮膏药,黏上谁谁也脱不了。”

见张燕拉长着脸望了过来,他赶忙减口不语。我要了一杯白开水离开了冬子,倚在二楼的栏杆上,当下面的客人多了起来时,从这里可以不冒风险地窥视穿低胸衣服的女人们各式各样、深浅不一的乳沟。张燕跟着过来,她把一头长发盘绕在脑袋上,耳朵有一粒闪烁的银钉,黑色的衣服更衬托出她皮肤的白皙,那种白色在灯光下有蜜汁的芳芬,使人有种做梦的感觉。她说:“叶小茹对于你到她的厂很是不满,把电话都打到我这里了。”

“我又不是故意的。”

我举起杯子,发现里面已是空着了。她雪白圆润的肩膀和丰腴的臂膊挨得我更近了,她悠悠地说:“你应该明白自己的身份。”

“知道了,现在就像是铬上印记一样。”我说。

“不过,她对你的印象还是蛮不错的。就是欠缺些火候。”

她眉眼间风情毕露,咯咯地笑着说。我问:“怎么说。”

“傻瓜,就是在取悦女人方面,还没有那么多手段。”

她说得更露骨:“要不要我教你。”

下面开始有客人到了,她转过身子,我盯住她的背影:“昨晚你好像不是一人睡吧?”

“你在意吗?”

她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然后一字一句地说:“这都不该是你费心的事。”

说完,那俱穿着黑色的细肩带长裙,手戴着仰幕者送的钻戒身子便婀娜地扭走了。

接二连三地来了好几拨客人,这个时候出现的大都只在底层的酒吧逗留片刻,她们脸上都有一种伺机放纵自我推销的表情,而事实上她们相当一部份是各大企业各大公司的决策者,再就是各大外资企业的佼佼者,大都分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女人,可一到这里,她们的脸上都统统都是暧昧的样子。

顶层有游泳池,游泳池下面还有健身房,有桑拿按摩,再就是棋牌室、餐厅,她们在这里或是小憩、或约好了等人的,然后就各自奔向既定了的巢穴。

冬子领着两个女的进来,其中一个我认识,姓郑他们都管她叫明姐,这女人长得一般,既不艳丽也不温柔,如果没有那咄咄逼人的脾气外,是那种子过目便忘了的角色,除了有一个美妙高耸的胸部,其它的乏善可陈。她一进来就高声谈笑,这人走到那里都带着她单调的热闹,冬子在下面朝我招招手。

灯光像是酒杯倾泻而出的琥珀液体洒在地板上,穿着白色衬衫系着红领结如同木偶的服务生整洁有序地穿行。明姐和冬子像是连体婴儿一样紧紧地挨在一起,另一端的女人四处打量着,不时,端起杯子喝着加了冰块的开水。我走近时,郑明摇晃着屁股逃避着冬子的手,嘴里咯咯地笑着,一只手也没闲着,就在他的裤头里摸索着:“一说这事你就来劲了。”

冬子指着旁边的沙发说:“你坐。”

又向她们介绍:“这是阿伦。”

“这不是门口那保安吗?怎干这个了,想必是想钱想疯了吧。”她的贴附在冬子的耳朵说的,但我还是隐隐约约听到了。

“走吧,我们上楼吃饭。”冬子说着,把缠在他身上的她挣脱了,明姐指着对面的那女子对我说:“这是我的好朋友玫,你可得照顾好了。”

三楼是小型的餐厅,一条天桥巧妙地连结住酒店的宴会厅,这里以饭菜昂贵而可口出名,高高的灯柱、贴着花纸的玻璃门,包厢里布置豪华雅致,墙面涂上了一层复古情调的油漆,优雅的赭色,光滑厚实的质感,很适合小女人的审美情趣。我最后进了房间,冬子和郑明依然紧丰挨着坐一块,那个叫玫的女子独自坐到他们的对面,我拉了椅子就坐到她的旁边。看得出她也是个热辣的女子,穿一条曲折紧张的里胸蕾丝裙,无吊带、露背、超短,一朵一朵影影的黑玫瑰里,透着肌肤如玉。

接下自然是我问了她的近况,知道她已是一房地产开发商的太太,吃着老公、花着老公,成天无所事事,无聊透顶地东游西逛,变着法子打发日子的闲情少妇。

对我们这里的菜式明姐耳熟能祥,不一会,菜就上来了,于是,宴席像一场盛大的演出,贵宾总是郑明,享受公主般的宠遇。第一筷子菜,无一例外,冬子总是夹给她的,像臣仆给公主献礼,无限忠诚。我替玫也挟了一筷子的菜问:“第一次到我们这来玩的吧。”

“明姐硬是拉着我来的。”

她有些腼腆,娇嗒嗒地回答。

“玩也得玩得有挡次,像你成天跟那些下三流的人厮混,小心变得跟他们一样,毫无情趣。”

郑明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说:“我只是领你进了这个门,小心再多几次,你便乐不思蜀了。”

她浮起一个诡异的笑容,看来既清纯又满淫荡的。

冬子对玫也颇有好感,能感觉到他呷了一口红酒,拿眼直勾勾地对着她凝视。

她不动声色,嘴里塞满了蝽子鲜美的汁液,忽然一瞥眼,见郑明一直气鼓鼓地看她,脸拉得山一样长,一低头,原来她的领口微坠,胸前一抹的雪白,那两陀肉球呼之欲出,不经意地一拉,顺手揩揩满嘴辣油。郑明这时大叫一声:“这是怎回事啊?”

她火冒三丈地重重扔下筷子,冬子吓得一惊,愣愣地回过神来,我忍不住想笑。

郑明指着一根从汤里捞出来的毛发,气鼓鼓地说:“怎不找个秃子当厨师。”

冬子慌乱起身招来了待者,餐厅的经理也过来,当面向郑明道了歉,让待者把那乌鸡枸杞汤端下,一会儿工夫又送上一盆新鲜汤外加赠送的甜点。

从三楼下来,眼前靡靡之间舞动着的海洋呈现出来,人声嘈杂幻影交错。还有遍地的沙发、分支的烛台、艳情的落地垂幔。二楼有不少情侣相依相偎地散坐在各个角落,也有的形单影只的女人带着漠不关心的表情抽着烟喝着酒。寻着一处座位坐下,冬子问她们:“再喝点什么?”

这里的调酒师能调出四十多种马丁尼酒,也能表演各种高难的调酒动作,甚至有时兴起还要在酒杯弄出一焰火出来。

“荡妇戏春。”

郑明肆无忌惮地说,而玫却露出了惊骇的表情,吵闹芜杂的音乐使每个人脸上都带有一种奇异的亢奋,仿佛怒气冲冲,却又柔情似水,泛着光。酒端了上来,锥形的杯子却是红白绿三层,顶层的绿色浮动一颗草莓,极像女人苍白的身子浸泡在水里。玫浅浅地抿了一口说不怎样,冬子凑趣地说:“喝多了你就清楚。”

酒越喝越多,沙发越坐越陷,从座位能看到下面的人影幢幢,如黑黝黝的树枝交叉在一起,位于酒吧底层的跳舞场正呈现一片轻松快活的气氛,酒精、口红、香水的气味飘来飘去,男女紧紧相依着扭摆着身体。郑明拽着冬子投入了舞池,下面的灯光碎光闪烁,几乎每个跳舞的人身上像是蒙上了一层正玻璃似的东西。郑明丰腴的身子就像快要昏倒了一样,紧紧地攀在挺拨的冬子身上,冬子把手搭在她的腰间,不时地把弄着她肥厚的臀部。

我故意用不加修饰的眼神直视着玫,我在她的眼里还是看到燃烧着的小火苗。

她咕咚地喝干了杯子里的酒,似醉非醉的眼神在灯光的暗影下分外地撩人,她对我柔情绵绵地笑了。“走吧,我们也跳去。”

她说,我们一同步入舞池,她把柔软无骨的身子紧贴住我,任随我带动步态踌躇地摇晃。喧闹的环境使我们不得不彼此嘴唇凑上耳朵说话,当不经意的轻触发生,竟然的一丝丝情欲上升的倾栗,话题可以很放肆,因此更多的欢笑,欢笑融化了陌生,我们竟然有了耳鬓厮磨的感觉和行为。

我告诉她:“看后面谁来了。”

她莞尔一笑,“不需要小花招。”

但还是将脑袋侧过去,我的唇已结结实实吻上她的唇,她的身子好像凝固了似的,浑身触电般地颤栗起来。正当我再一步挑弄她时,她却双唇紧闭住了,身子也随着退后了一步,我悻悻地问:“你是累了吗?”

“我不习惯在这场合的。”

她说,说完双手搭到我的脖项上了,更加紧密地把身子缠住我,我不知她如何超越这一道暧昧的界限,从谈话到亲吻,也许她厌倦了自己的谨慎,她不想总是在世人的眼里是一个干净但空无一物的淑女,良家妇女也会有突然想踏进另一个世界的欲望。

一起上楼时她还在犹豫不决,当然,跟一个比她小八岁的男人上床,更何况这个男人还是从事某种暧昧的职业,这对于她来说很费思量。

从这边乘电梯就能直接到达酒店的房间,电梯里的灯光依次地闪烁,我再次亲吻了她,这一次是我主动挑起的,我的嘴唇潮湿温暖像是奇异的花蕊很快地吸住了她,我们舌尖像是两条柔滑的丝绸交相叠绕,她如醉如痴地吮吸着。我的一只手抚摸到了她的胸前,隔着衣物轻捻着她突起如花蕾的乳头,另一只手滑到了她的大腿上。到达了我们的楼层,“叮当”一声电梯停住了,她的身子一抖,我们分开了。

进入了房间,一张大床足够让我们发疯发颠,再一次拥抱接吻,她那件轻薄的衣服在不知不觉中已脱离了她的身子,她的乳房尖挺充满弹性,当我拱着脑袋用舌头吸住时,她的双手紧张地揪住了我的头发。舌尖卷着圈儿舔舐着她的乳晕,她的腰身在不安地扭动着,嘴里发出了如猫般的呻吟。

起初她还是羞怯地在我的身上抚弄,随着肉体的快乐来临,一下麻痹了她的大脑知觉,夺去了她所有的智商和贞操的慨念,她突然力大无比地把我推倒到了床上,气喘吁吁地解开我的裤带,当她从裤裆地掏出了我那勃起得很厉害的东西出来时,她的眼里现出惊异,显然我那庞大的东西使她局促不安。

“别紧张,放松开身子,余下的让我来。”

我说着,把她放平在床上,脱除了她黑色的内裤,她那最为诱人的一片隐处,神秘而幽深,如同萎萎草丛遮蔽着小溪,拨开草丛小溪水流花开。她的双手紧捂住那地方,喃喃地说:“你要轻柔些的,别弄伤了我。”

我拿开了她的手说:“你傻,怎会呢。”

及至当我用舌头吻到了她两腿间的那一处时,她还心有余悸紧挟住双腿。“好了,要不这样,我们洗个澡。”

我说,没经她同意,就横抱着她一同进了浴室。打开了水洒,让那温水像亿万道光缕一样洒落,淋头扑面而来,热烈而亲妮地淋浇着我们相拥的胴体。她仰起了脸,把嘴唇微微翘起,我再次用嘴唇压住了她,我们就这样在温淋淋的水中亲吻,舒缓而长久,不急不燥地吮吸着对方,感到了双方的欲望在慢慢地挑动了起来。她的身子在我怀中不安地扭动起来,我的嘴唇滑落到了她的胸前,当我用湿润的舌尖挑逗着她的乳头时,她扭动着纤细的腰肢逃避着,我从她的身后搂住了她,一只手从她的小腹那儿滑过,捂到了她湿漉漉了的那丛毛发,她高高地翘起臀部逃闪着。

适度的水温如箭一般射落在我们赤裸的身上,灯光在腾腾的热气中变得昏暗,我好像听到了她扑扑的心跳,感到了她血液流动的声音。从她嘴里吐出了悠悠绵绵的呻吟,粗硕的东西从她的后面悄悄地推进,在她膨胀了的下部摩擦着,她抬高了一条大腿,那条腿的脚尖绷直,像是跳芭蕾那样紧张着。一阵的快感突而其来从我的小腹开始波及全身,湿麻麻的东西从她腻滑的下部抽出,再是慢慢地推动,感到她痉挛的里面的一股如泉般涌动。

我紧紧地抵住她的里面,隔了片刻,她的腰肢扭摆了起来嘴里还虚张声势般地大声叽哼,把个臀部抛高降低摇摆不停,我再也不加怜悯一刻不停地摧动着那东西。从模糊的镜子里,我看到了她一张五官不清幻影般的脸,脸上的眼睛大大地圆睁着,半爱半惊。

另类小说 武侠古典 性爱技巧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人妻交换
情色笑话 都市激情 女生言情
龙腾小说 少女漫画 图文资讯
18H小说 成{}人贴图 性趣套图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