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西的美母教师 第三章

校园春色 admin 暂无评论


“姐姐,我是田西。”

“小西啊。有什么事吗?”

“嗯……没什么。就是有点想家了。”

“切。”

姐姐报以鄙视,“没事睡觉去。”

“啊。太绝情了。你一定是妈妈捡来的,不是我亲生姐姐。”

“你才是捡来的呢?姐姐我现在是心情不好。”

“哦?发生什么了?”

我小心翼翼地问。

“还不是因为秦树呗。”

姐姐压低了嗓子,“我的自由全被剥夺了。”

“他跟你的自由有半分钱关系啊?”

“废话!妈妈这次来劲了,说要我给他补课,上午、下午都要补,直到他办好手续去学校上学为止。”

“额。这样啊。”

看来妈妈还是非常看重秦树的,“那晚上呢?”

“妈妈自己上。”

那也是,我们学校的晚自习一般不会上课,只有班主任在值班。任课老师上完课除非特意要加课,或者其它原因,否则晚上是不会来学校的。那样妈妈下班后确实有时间给秦树补课。

“补课就补课呗,又要不了几天。”

“唉,跟你就是没共同语言。”

“姐姐。”

我问,“你现在在干什么?”

“看电视。”

“那妈妈呢?”

“妈妈在你房里跟秦树谈话,谈了有好久了。”

“哦。”

跟姐姐又随便扯了几句,索然无味地挂了电话,看了看时间,整八点。谈了很久话?我拍了拍脑袋,总感觉自己思想有点乱,乱到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还是好好睡一觉吧。

与此同时,在我的房间里。妈妈和秦树正坐在床上谈话,妈妈一脸愁容,“以前看到你爸爸的时候,还觉得他是挺好的人。没想到现在变成这个样子。”

妈妈顿了顿,换了张和蔼的表情,语重心长地说:“不过你千万不要因为这个萎靡不振。你妈妈的心全寄托在你身上了,你不可以让她失望知道吗?”

“我不会让妈妈失望的。”

秦树说,“阿姨。叔叔一定是个很好的人吧?”

“怎么忽然问这个?”

“我只是恨佩服叔叔。”

秦树低声说。

“哦?”

妈妈好奇地看着秦树,“为什么?”

“因为他能让像阿姨这么漂亮的人幸福。”

秦树眼里闪过一丝黯然,“像我爸爸只会带给人灾难。”

妈妈脸一红,爱怜地摸着秦树的额头,说:“秦树,你是个好孩子,以后我们一起努力,把你的成绩提上去,你有信心吗?”

“我有信心。”

秦树坚定的说,“我一定会好好学习,让妈妈过上好日子的。”

“那就好好加油呢!”

妈妈鼓励说。

“嗯。还有阿姨。”

“我怎么了?”

“我也会让阿姨快乐的。”

妈妈一怔,“秦树成绩好了,我和你妈妈都会高兴的。”

妈妈看了看表,“时间不早了,秦树你好好休息。从明天起,你可就要为你的梦想奋斗了!”

秦树点了点头,“嗯。”

妈妈看了秦树最后一眼,起身就离开了。秦树在身后看着妈妈的背影,过肩的秀发下是那纤细的腰身,还有那微微翘起的丰臀,秦树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开学第一天!可是我一点都不兴奋。要不是刘安把我摇醒,我估计会睡到10点钟。没时间洗脸了,我满是睡意的到了教室,结果发现书包里空空如也。

我们班的班主任是个大美女,名字叫苏颜。三年前刚从首都著名的一所师范大学毕业,毕业后一直在我们学校教英语,我们这一届是她第一次担任班主任。

苏老师走进来的时候,让全班男学生眼睛一亮,她穿着一件OL气质十足的圆领无袖碎花连衣裙,裙摆在膝上约4公分的位置,娇好的身材展露无遗。苏老师炯炯有神地看着讲台下面的同学,甜美的声音响起,“同学们好。”

“苏老师好。”

同学们集体回应。

“假期过得愉快吗?”

下面热闹起来,有说愉快的,有说假期太短的,我只是看着苏老师,并没有去起哄,苏老师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即将开始的一个月,虽然只是补课,但它对于即将迈入高二的你们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一方面,成绩好的同学可以通过这次补课更上一层楼。另一方面,成绩靠后的同学,可以通过这一个月的努力缩小差距,力争上游。无论是谁在这种阶段偷懒,那么他一定会掉队的。”

苏老师英气逼人,灼热的眼神从每一个人身上扫过,“话就说到这里。时间宝贵,现在开始上课。”

苏老师讲课文时经过我这里,看到我和同桌刘安公用一本书,皱了皱眉头,说:“谁没带书?”

我老老实实承认,“我。”

苏老师看了我一眼,“中午下课放学来我办公室一趟。”

“啊。”

我在心里痛苦呼唤。

别看苏老师貌美如花,其实是出了名的严厉。她的严并不是如何处罚学生,相反她很少批评人,即使批评起来,也是很轻微的,尺度极小。她的严体现在面面俱到,事事皆管,轻则办公室畅谈,重则家访找你爸妈谈。而你犯的事或许只是上课说小话。用苏老师的自己的理论来说这是,堵不如疏,疏不如防患于未然。

听说这句话曾把校领导唬得一愣一愣的,这才把班主任的重任交给还非常年轻的她。

就拿这次来说,我只不过是没带书而已课间的时候我去隔壁班找小静,小静有些显得不正常。她跟我说话时虽然有说有笑的,可我看出她的眼神飘忽不定,一定是有心事的。我并没有很快地就把我心里的疑惑问出来,女生不都有些多愁善感吗,也许只是个小事而已,问出来小静反而会尴尬吧。

中午下课我按老师吩咐去了办公室,苏老师坐在椅子上似乎一副等了我很久的样子。苏老师指了指前面的椅子,示意我坐下。我坐的位置正好迎上空调吹出来的冷气,风力十足,让我如坐针毡。

苏老师开口说,“我听纪老师说,暑假这一个月里,你非常的用功。”

苏老师来我们学校实习的时候,就是我妈带着她的,所以她们之间关系很好。

“差不多是这样。”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您也知道,我妈妈管得严。”

“只是纪老师管得严吗?”

苏老师脸上的笑容不可捉摸,“难道没有你自己的努力吗?”

“这……当然也有。”

“我是这么觉得的。”

苏老师收起笑容,严肃地说,“你这个人够勤奋,但是作风懒散,学习的时候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给人轻浮的感觉。”

我点头承认。这个时候在我看来,苏老师并不仅仅是以一个老师的身份在教导我。她还是一个美女,男人在美女面前总会显得更加顺从。这话如果是初中被同学戏为称大熊猫的班主任对我说,我肯定不会鸟他。看着苏老师上下开合地樱桃小嘴,这些话深深地印入了我的脑海。

“作为班主任,我要提个过分的要求。这个要求对班上所有的同学有好处,老师希望你啊端正学风,做一个正面的好榜样。而不是给同学这样的感觉,你看田西成天嘻嘻哈哈的不也成绩呱呱叫吗?而且身为英语课代表,上课英语书都不带。”

又是做榜样。我郁闷得低下了头。

“老师知道这可能有点为难你。但为了班集形成良好的学习氛围,老师希望田西同学务必要做到。”

我点了点头。

“老师听说你的表哥来了。”

“老师您怎么知道的?”

我有些吃惊。

苏老师笑了笑,“你妈妈今天为了他手续的事一直在忙呢。我也跟纪老师说了我刚说的看法。纪老师表示十分赞同。这我才知道原来纪老师也对你提了跟我相同的要求。”

原来是这样,我无奈地说,“我会尽力的。”

苏老师伸出她白皙的手拍了拍我的肩膀,露出动人的笑容,“老师一直很信任你,也很看好你,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

美女鼓励,非同一般,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发了神经,“我一定会的。”

补课的第一天很快就渡过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思考着我的人生。我从小到大,我总觉得我比要比周围的要同学聪明许多,之所以这样自信,是因为自从那次妈妈为我流泪之后,我开始认真对待学习,在这种情况下,我发现我只需花三分之一的精力就能完成别人用全部精力的事。那些将所有同学都难倒的数学题,在我眼里,只是时间问题而已。在高一年级期末考试,我毫无悬念地拿下第一名。

也正是因为这样,我平常总是一副很轻松自在的样子。

但我知道苏老师和妈妈也都是为了我好,做一个榜样其实不就是对自己的严格约束吗?有自制力的人不一定都能成才,但没有自制力的人一定是一事无成的。

有人说,一个人一生最大的挑战其实是自己。

妈妈和苏老师的容颜在我脑海里闪烁,我决定不能辜负她们的期望。

之后的两天,我尽力按照苏老师的要求,收敛起来。有时候即使我全懂了,作业都做完了,我也很装逼地坐在座位上摆出一副思考难题的模样。不过,俗话说得好,狗改不了吃屎,呸,呸。应该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样装逼让我快憋出精神病来。一到教室我就换了个人似的,真怕这样下去我要精神分裂。苏老师明显看出了我的改变,有次我把作业送到办公室,苏老师美美地夸了我一顿。

美女的夸赞让我心情好了很多,一时又有了动力。

中午我和妈妈一块在食堂吃饭,妈妈笑着说:“我听苏老师说了,小西最近表现不错,要继续保持呀。”

“嗯,嗯,那是当然。”

我有些小得意。老实说我从小到大最喜欢的就是得到妈妈的肯定。

“少自大,月末会有统考,你可不准把第一丢了。”

妈妈板着脸说。

“这事哪是我说得算。”

夸海口这种事只有傻子才会做。

我忽然想到了秦树,问:“妈妈,秦树怎么还没来上学?”

“秦树这手续麻烦的紧。不过已经办妥了,明天就会来上学了。”

“秦树的学习怎么样?”

我有些好奇。

“基础有点差。都已经高三了,实在有点难办啊。”

妈妈叹了口气,“前两天表现挺不错的,积极好学,昨天晚上却有点心不在焉,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想起了家里的事。”

听到家里的事,我竖起了耳朵,忙问:“秦树家里怎么了?”

妈妈却没回答,“小西你也吃完了啊,那我们走吧。”

就这样被敷衍过去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看到刘安偷偷掏出了藏在柜子里的笔记本电脑,插上了无线网卡在上网,文艺青年肯定在上黄网了。我刚要去上厕所,于是就顺道看了看刘安这个胖子在看什么。

“这个网站以前怎么没见你上过?”

我忽然问。

刘安被我吓了一跳,“大才子,你真是吓死爹了。”

“反正死不了。你这网站怎么全是国产啊?”

“嘿。你可别小看了它。”

“那你说说它哪里厉害。”

“这网站可不是一般人都能上的。这是一个同好会,都是些变态的人在这网站交流,发图的、发文的、发视频的都有。”

“额。那你?”

我惊疑地看着他。

“别误会,我当然不是变态。我虽然没图没视频也没文,但我有钱啊。我买了一个号。”

“可我看这网站也没什么特别的啊。”

刘安慢慢解释说,“它有一点可是最特别的,就是每个人发的东西都是他们亲身经历过的。”

说着刘安打开了一个人发的视频,还递过来一只耳机给我。

视频并不清晰,“这可能是手机拍的。”

刘安说。

画面里一个非常成熟的女人在跪在男人的两腿之间舔着大肉棒,吸舔肉棒发出的“啧啧”声,还有男人舒服的呻吟声在耳机里响起。清晰度虽然不高,但也能看出这个女人长得非常漂亮。女人边舔边摇摆着臀部,格外风骚。视频有10多分钟长,我当然没兴趣看完,“这是个妓女吧。还不如看A片呢。”

刘安仰望45度角说:“像我这种看过的片没有1万,也有9999的人,对那些做作的女优已经厌倦了。你看这……”

说着他打开发视频的人的个人资料,年龄一栏里写着16岁,还有些乱七八糟的话,刘胖子看得仔细,我根本不想看,这变态鸟人关我有毛线事。刘安说:“人家说了,这是他的一个美少妇邻居,太刺激了。我之所以花大钱买这个号,为的就是看到最真实的做爱。”

“有追求!”

这句话绝对是发自肺腑。

“要不要再看几个,你一定也会爱上的。”

刘安怂恿我。

“还是算了。”

我尽力安抚了心底深处的那股蠢蠢欲动地欲望。

在家里,躺在床上的妈妈其实一直都没睡着,今天晚上秦树糟糕的学习状态让妈妈感觉有事情棘手起来。如果真有那么容易,妹妹也不会把儿子送到我这来了吧。妈妈为妹妹的处境感到非常担忧,也感受到了自己肩上的重量。

这个时候妈妈有点尿意,于是就起床准备去厕所。刚打开房门就看到厕所的灯光开着,妈妈穿过客厅,看到厕所门却是开的。是谁又忘记关灯了?妈妈正想着明天一定要提醒下秦树和田琪,走进厕所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得退了一步,背靠在了厕所了的墙上。

秦树全裸着坐在马桶上,一根巨大的阴茎雄起在双腿间,秦树左手看着手机,右手握着阴茎上下撸动。听到妈妈的动静,秦树吓了一跳,“阿姨!我……”

“秦树,你怎么在……”

妈妈的声音有些发颤。

“阿姨,我……”

秦树语无伦次,“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虽然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但秦树完全没有站起来的意思。随着秦树松开了握在阴茎上的手,一根长16厘米,粗近4厘米的大肉棒毫无遮掩的暴露在妈妈面前。

“秦树你快穿上衣服。”

妈妈眼神飘忽,心里想着不去在意那根粗长的东西,但它实在太过惹眼,还是忍不住去打量几眼。

秦树面露难色,“可是那样我会很难受。”

这样的场面冲击实在太大,妈妈心里非常乱,她万万没想到外甥会手淫。妈妈努力调整着心态,整理思路。

秦树说:“阿姨,对不起。我是实在忍不住了。”

妈妈深呼吸了一下,“秦树,这是你这今天心不在焉的原因吗?”

秦树点了点头,“对,来了阿姨家之后我就想我一定要把这个毛病改掉。可是我的大脑像不受控制了一样……”

“这么说,你在家就经常这样吗?”

“嗯。”

“你妈妈知道吗?”

“我没敢。我知道妈妈是一个非常传统的人,家里本来已经那么多事了,我怕打击妈妈。”

妈妈走到秦树身边,“告诉阿姨,你手……淫有多长时间了。”

“有两年了。”

秦树小声回答。

好长的时间。妈妈说:“像你们这个年纪难免都会有性冲动,你应该告诉你妈妈,我想她不会怪你的。”

“可是,现在已经晚了。阿姨,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表弟他有像我这样手淫吗?”

妈妈一愣,“我不知道。不过应该没有吧。”

秦树带着自嘲的语气说,“表弟成绩那么好,是我乱想了。肯定没有谁像我这样了。”

“手淫影响了你的学习吗?”

“一定是的,自从我手淫后,一切都变了。心里总想着要发泄出来,还经常会想乱七八糟的东西。”

妈妈想起了妹妹电话里对她说的话,秦树在初中以前一直是个三好学生,成绩优秀,可是到了高中不知道为什么成绩就一落千丈。刚秦树说两年前开始的,这不就是他上高中的时间吗?又想起秦树前几天积极的表现,可能真是手淫对他的影响吧。

“既然你来了阿姨家,阿姨一定不会放着不管的。”

妈妈坚定的说:“我会慢慢开导你,直到你戒掉它为止。”

“真的吗?”

“秦树没有信心吗?”

“不,我相信阿姨。”

“这样就好。”

说着妈妈瞟了一眼秦树的下体,心脏不自觉地猛地一跳,“你先……弄出来吧。”

“好的。”

秦树说完拿起放在一边的手机准备开始撸动。

“你在看什么?”

妈妈问。

“我……”

秦树涨红了脸,“没看什么。”

说着准备收起手机。

妈妈一手抢了过来,这个手机是一个很老的款式,“是你妈妈给你的手机吗?

为什么没告诉我。““这是我自己用零花钱买的,我妈妈不知道,而且上面没电话卡的。”

妈妈看到手机里显示的小说,充斥着香艳的内容,满屏都是低俗的字眼,妈妈正经地说:“老是看这种小说,当然会胡思乱想了。以后不准看了知道吗?手机我先替你保管着。”

“嗯。我知道了。”

秦树一脸我错了的表情。

秦树套弄了一会,看着妈妈说:“阿姨,要不你先去睡吧。我自己弄就行了。”

妈妈说,“如果我现在就去睡了,不是就等于抛下你不管吗?阿姨就在一旁,看看你的情况,我要想想怎么帮助你。”

“谢谢阿姨。”

就这样秦树开始套弄着大肉棒,妈妈在秦树的左手边站着,看着那根暴怒的阴茎,妈妈脸色不由红润起来。这是妈妈看到的第三根阴茎,另外两根当然是爸爸和我。但这根……粗大的龟头随着秦树的撸动而一动一动的,像是在对着妈妈点头致意。

秦树不快也不慢地撸动着,不知不觉就过去了10分钟。还没射吗?妈妈心里想。

又是五分钟过去了。

“秦树你是不是在忍着?”

妈妈带着质疑的语气问。

“我没有。”

秦树很委屈地说,“以前我都是看着……黄色小说,手淫的,现在没有小说刺激,再加上……”

“再加上什么?”

“阿姨在身边。我感到有压力。”

“黄色小说是不能给你了。”

妈妈想了想,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你继续,不要压抑自己。”

“嗯。”

秦树加快了一点速度。就这样撸着,可是大肉棒无动于衷。直到秦树露出无助的表情看着妈妈,欲言又止。

现在都半夜一点多了,明天还要上课,秦树也要开始他在新学校的第一天,可是现在……妈妈想着办法,难道要自己帮他吗?妈妈又看了看正在撸动的阴茎,那不断对她点头致意的龟头。可是自己怎么能开口呢?

“阿姨。”

秦树停下了手,喊了声。

这一声把妈妈从迷糊中拉了回来,“怎么了?”

秦树小声地说:“阿姨您能不能帮下我。”

“怎么帮你?”

妈妈问。

“我……”

秦树像是下了决心,“我想让阿姨帮我手淫。”

说完低下头不敢看妈妈。

秦树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大肉棒,脸上表情带着希冀,又带着担心。直到秦树看到一双白皙娇嫩的手伸了过来,那一瞬间,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妈妈在握住阴茎的一瞬间,大脑像短路一样,直到妈妈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怦怦”地跳动,这才发现自己的手已经在大阴茎上套弄了好一会了。妈妈半蹲在地板上,左手扶着秦树的大腿,右手握着阴茎缓缓套弄。上、下,上、下……

湿热的感觉从右手手心传了手心,妈妈感觉到阴茎随着她的套弄在变得更粗、更长。我现在握着丈夫以外的人的阴茎,这个念头开始占据着妈妈的大脑。不是的,这是因为我有种种原因我才会这么做的。妈妈在大脑里做着辩争,手却一直都没停下来。

秦树顺着身子闻了下妈妈发际的芳香,看着妈妈那么专注,慢慢把左手绕过妈妈的背后,放在了妈妈的腋下,秦树在腋下摸不到胸罩的痕迹。没有胸罩!秦树在心中狂喜,骚阿姨,原来你为我准备好了吗?

秦树动了动左腿,试探了一下,妈妈并没有任何反应,于是左手缓缓地往胸前探索。秦树不敢太快,生怕妈妈反应过来。看着妈妈没有察觉,秦树的手掌步步逼近妈妈的美乳。摸到乳房了,秦树心里激动无比。秦树用拇指和食指抚摸着妈妈的乳根,用虎口勾勒出乳房的线条。至少是D罩杯的乳房,而且还这么娇挺,不愧是极品少妇,我果然没白来。秦树的手指感受到了妈妈心脏不安分的跳动,看着妈妈无动于衷,秦树心里在不断地淫笑。他的手慢慢往上抬,要摸到乳头了,秦树的食指指尖接触到了乳头。乳头已经翘了起来,果然是骚阿姨,放心,用不了多久我就会揭露你淫荡的本性。一团熊熊的欲火在秦树心底生气,燃烧着秦树的理智。

妈妈内心还在挣扎,但她从来就有做事就十分专心的习惯,现在几乎本能的,她专心致志的套弄着,慢慢地加快速度,手掌开始把龟头也掌握其中。

秦树忘我地用食指指腹玩弄着妈妈的乳尖,鬼使神差的,秦树的拇指靠了过来,食指和拇指逐渐靠拢,终于捏了下去!

“啊!”

“啊!”

妈妈和秦树同时叫了起来。

秦树惊得马上缩回了左手。他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正在喷射的大肉棒。我居然在没有感觉的情况下射了,真是越来越激起了我的征服欲了。

射了好多。妈妈在心里惊叹,看着地板上一片片的乳白色精液,结束了吗?

忽然想起刚才自己因为看到射精而惊叫,妈妈表情变得有些尴尬,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秦树,今天就到这了,以后慢慢戒掉这个恶习。明天还要上课,早点去睡吧。”

秦树回过神来,“谢谢阿姨。”

边说着边扯了张手纸,在妈妈面前肆意地擦拭起大肉棒来。

另类小说 武侠古典 性爱技巧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人妻交换
情色笑话 都市激情 女生言情
龙腾小说 少女漫画 图文资讯
18H小说 成{}人贴图 性趣套图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