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尾龟 第一百二十六回 感风寒中丞卧病

武侠古典 admin 暂无评论


乱人伦令子宣劳

且说康中丞听了三姨太太的一番说话,心中半信半疑,心中暗想:又没有拿到什么证据,闹是料想闹不出的。又回过头来看着三姨太太那般模样,双蛾欲蹙,皓齿微呈,太真病肺之妍,西子捧心之态,不觉把一个心早软了一半。看着那胡德还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便对他喝道:“你还不赶快去买丸药,站在那里做什么?”

胡德得不的这句话儿,好似得了赦书一般,连忙答应一声往外便走。

康中丞又问着三姨太太道:“你既然发了肝气,他们那些人都到什么地方去了?”

三姨太太一面哼着,一面抬起头来说道:“绿云、祥云两个,是我叫他们去拿开水的。还有几个,我就不知道他们到那里去了。”康中丞听了,低着头想了一想,便对三姨太太说道:“你以后须要留心些儿,不要这般大意。像今天这样事情,房间里头一个人也没有,就是你和胡德两个人。要是换了个疑心重些的人,已经不知闹到怎样的一步田地了。”三姨太太听了,娇怯怯的说道:“我发了肝气,痛得十分利害,那里还顾得房间里有人没有人。这都是他们贪懒,看见我病了,就一个个不知躲到那里去了,你还要向我说这样的话儿!难道你拿到了什么凭据么?”说着,皱着眉头把身体扭了几扭,连叫几声“阿呀”,一谷碌就倒在榻上。

康中丞见了这般做作,早把方才的一片疑心不知跑到那里去了,心上倒发起急来,连忙问道:“你到底什么地方痛,可要叫个人来和你捶一下子?”三姨太太听了也不开口,只把手对着自己的胸膛指了几指。康中丞看了,便自己走过来,就在榻旁坐下,把两只手替换着在三姨太太胸间轻轻摩抚。又把几个娘姨大姐都叫进房来,康中丞骂了他们几句道:“怎么三姨太太在这里生病,你们这班人一个都不来伺候!躲到什么地方去了?那里有这般规矩!”众人听了都呆了一呆,彼此做个眼色,便不开口。康中丞这一夜就住在三姨太太这边,倒伏侍了三姨太太一夜,这且不提。

只说康中丞的那位二令郎,今年已经二十九岁,官名一个杞字,号就叫少己。

从小的时候康中丞也延师教他读书,无奈康少己的质地鲁钝非常,竟比康中丞自己还加了一倍。读了整整的十五年书,连《十三经》都没有读完,写个寻常通候的条子也写不出来。康中丞气得要死,他自己却毫不放在心上,倒对着人说:“如今的做官只要有钱。我们老头子也是捐班出身,也做过一任江西巡抚。难道捐班出身的就是不是人么?”这句话儿传到康中丞耳朵里,康中丞听了心上虽然气忿,转过念头来一想,觉得也无可如何,只有这个法儿。便只得拿出钱来,和他捐了一个主事,到部里头去候补了几年,赔掉了无数的银钱,还闹了许多笑话。康中丞赌气把他叫了回来。

这位康少己到了上海,便花天酒地、朝歌夜弦的乱闹起来。偏偏的康少己肚子里头虽然没有一些儿墨水,外面的丰貌却生得漂亮非常,面子上的应酬又来得十分活泼。一班堂子里头的倌人,见了这位康二少爷,没有一个不喜欢的。康少己又专爱在女人面上用些工夫,献些殷勤。就是康中丞的那几位姨太太,见了康少己也都是十分亲热,格外殷勤,大家都有些跃跃欲试的意思。这位康少己本来也不是什么正经人物,看了几位姨太太这般模样,便也存了个代父从军的念头;却是回过念头来一想,始终觉得有些碍手碍脚的,不甚妥当。

自从那一回大姨太太为着二少奶奶的事情和康中丞闹了一回之后,虽然康中丞吩咐一班娘姨、大姐不许传说出去,都是同在一家的人,那里瞒得过?这个信息早传到康少己耳朵里头,不觉心中大怒。想道:这个老头子这样的不知廉耻!自己有了五个花枝一般的姨太太,还要调戏起自己的媳妇来!我倒留你的脸皮,不肯不分皂白的混搅,你倒这样的不顾人伦,那就怪不得我了!想着,又私地里把自己的老婆盘问一番。

这位二少奶奶本来是个外交名手,自然另外想出一番话来和他敷衍,把自己的不是一古脑儿都推在康中丞身上。只说康中丞时常要调戏他,想转他的念头。康少己听了老婆这样的一番话,自然气得双睛出火,七孔生烟,暴跳如雷的道:“这个老东西真个这般无耻!说不得我也顾不得许多,只好做到那里算到那里的了!他们五六十岁的老头儿尚且要这般混搅,我们年纪轻轻的人,更是分内的事情了!”自此以后,一直无话。

光阴迅速,早又是秋去冬来,朔风乍紧,霜气中人。康中丞偶然受了寒气,觉得头痛鼻塞,身体有些不快。康少己听得康中丞病了,虽然不把这件事儿放在心上,却这一点儿面子上的规矩不能不要,便也同着众人照例进去问安,淡淡的问了几句。

康中丞见了儿子来问他的病,不觉心上欢喜,就叫他坐在床沿上,和他讲些闲话。

这个时候,正有一个大姐煎好了一碗药递将上来。大姨太太便接在手中,二姨太太走过去,把康中丞扶了起来坐在床上,大姨太太把一碗药放在康中丞口边,康中丞自己一口一口的喝。康少己在旁见了,不知怎么忽然天良发动起来,连忙抢过去,在银吊子里头斟了半碗冰糖燕窝汤,自己拿着立在一旁,要等康中丞吃过了药给他过口。

不一时,康中丞一碗药已经吃毕,康少己端上茶来。康中丞吃了两口,忽然一眼看见康少己左手指头上光华闪烁,带着一个钻石戒指。那钻石差不多比那最大的黄豆还要大些。康中丞见了,心上早吃了一惊。记得这个戒指,是去年自己买给五姨太太的。买的时候着实地看过一番,又是时常见五姨太太戴在手上的,心上十分诧异,不由的开口问道:“你这个戒指是几时买的?脱下来给我看看。”

康少己出其不意,心中大吃一惊。不知不觉的全身一震,右手一松,拿不住茶碗,“豁啷啷”的一声跌在地下,连康中丞身上也泼了许多燕窝汤。康中丞看了这般模样,心中已经猜料了几分,便冷笑道:“什么事情这样慌慌张张的,把茶碗都跌下来?叫你把戒指脱下给我看一看,为什么急得这个样儿?”

康少己听了满面通红,口中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那心上好像有十五个吊桶在那里打水的一般,七上八下跳个不住。没奈何硬着头皮,在手上除下来递在康中丞手内。

康中丞接过来仔细看了一看,越看越像,不由得怒气填胸,胡须倒竖,勉强忍住了不发出来。只问着康少己道:“你这个在什么地方买的?花了多少钱?其实这些东西,都是女人的装饰品,我们堂堂男子何必要带这样东西呢?”康少己一时说不出话来,嗫嚅了一会方才说道:“这个东西是一个出洋的朋友送的。据他自己讲,在美国纽约买来的,花了二百五十元美金,合起我们中国的钱来,差不多也有五百块钱。”康中丞听了那里肯信,冷笑一声道:“你的那个朋友同你的交情倒狠好,居然送你这样贵重的东西!”康少己红着个脸答应不出。

康中丞正要骂他几句,忽然心上一想,虽然如此,究竟不知这件事情的真假何如。万一个没有这件事儿,不过偶然相像,惊天动地的吵闹起来什么意思?就使这件事儿竟是真的,家丑不可外扬,我自己先是这样彰明较著的闹起来,给人家传了出去,我的脸上有何光彩!想到这里,只得把心上的怒气捺了一捺,叹一口气,瞪了康少己一个白眼,仍旧把戒指交还了他。康少己怀着鬼胎,不敢开口,接过戒指来也不敢再带,勉强站在那里敷衍了一回,便回转身来一溜烟跑了出去。

康中丞本来没有什么大病,不过着了些儿风寒,觉得心上有些饱闷。富贵人家的习气,只要稍稍的觉得有些不快,就要延医服药的闹得一塌糊涂。每每有本来不妨的小病,吃了几贴药吃出病来的。康中丞的生病便也是犯着这个毛病。

当下康中丞见康少己走了出去,自己盘算了一回,正要去叫了五姨太太来和他说话,恰恰的门帘启处,那位五姨太太已经轻移莲步走了进来,宝靥微红,秋波不定,好似受了什么惊吓的一般,走进来就坐在康中丞床上,和康中丞说了几句闲话。

康中丞留心看他的手上,只见那个钻石戒指高高的戴在手上。康中丞看了,心上顿时一块石头落地。暗想果然是我疑心错了,他的戒指明明的在他手上,怎么会到别人手里头去呢?幸而没有吵闹出来,总算我自己有些耐性。想着,心上正是欢喜。忽然心上又想道:天下的事情都是无从逆料的,或者他方才见我要他的戒指来看,心上已经明白,连忙把这个戒指去送还了他,也未可知。一会儿心上又想五姨太太的为人,平日之间狠是稳重,料想不至这般轻贱。一刻儿的工夫,康中丞的一个心,就如井上的辘轳一般,转了无数的念头。

五姨太太在房间里头坐了一回,忽把双眉一皱,对着康中丞说有些肚子痛。康中丞叫他回房歙息。五姨太太便慢慢的走了出去。

停了一回,康少己又走进来,问长问短的十分亲切。康中丞口中不语,却偷眼看他手上,见方才的戒指依旧带在手上,纹风不动。康中丞到了这个时候,方才把满心疑惑都化得干干净净。又仔仔细细的把康少己手上的戒指看了一回,觉得和五姨太太手上的那个直是一个样儿,没有一丝一毫的分别,就是有心制造的,也制造不出来。正是:

珠帘金屋,魂迷韩掾之香;锦帐银床,春满宓妃之枕。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文交代。

另类小说 武侠古典 性爱技巧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人妻交换
情色笑话 都市激情 女生言情
龙腾小说 少女漫画 图文资讯
18H小说 成{}人贴图 性趣套图
喜欢 ()or分享